【天维网综合报道】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,新西兰一名女子在网上结识一名男子后,先后被对方骗走54万纽币。之后,新西兰有多名女性联系媒体,称自己曾被这名男子“围猎”。所有的信息都证明,他将自己包装成所谓的成功男士,在网上“捕猎”女性多年。

惠灵顿女子Joanne(化名)今年50多岁,独身多年。2021年7月的一个晚上,她用手机浏览约会应用Tinder,遇到这名自称Dale Plumides的男子。资料显示他今年58岁,是一位勤奋的父亲,常驻奥克兰,正在寻找一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。

Joanne对他颇有好感,认为他是一个“真正的好人”。第二天,她接到系统通知称他们被匹配了。

Plumides说他父亲是在美国出生的商人,母亲是新西兰人,他本人有土木工程学位,大学毕业后与父亲在加州工作。父亲已经去世,母亲想返回新西兰。

他还说自己是一名承包商,并给Joanne发了他公司的链接。另外他称自己想退休,找一个合适的人享受余生。并给Joanne发来了17岁儿子的照片。

作为回应,Joanne把自己的情况也告诉了对方,称自己正在粉刷一栋房子,打算租出去。

Plumides则说他过去六周一直在迪拜忙于一个桥梁建设项目,应该在五周内回到新西兰。聊天过程中,他对Joanne展开“攻势”,称自己是她的“白马王子”,称她“甜心”“我的芭蕾郎”。Joanne则心存戒备,回答说“你最好是真实的”。

之后,他们每天都通几次电话。Plumides有美国口音,说由于迪拜的法律他无法使用Skype。

悲剧发生在8月30日,当时Plumides给Joanne发邮件说他的4名工作人员受了重伤,返回新西兰的时间推迟,并问她能否为受伤的工人捐款1000纽币。她同意了,并卖了些自己的物品。

之后他们保持联络,Joanne完全陷入爱河,计划着他们在奥克兰的生活。她还为Plumides的儿子买了礼物,帮助他申请奥克兰大学。

9月20日,Plumides发邮件说他正在移交项目,还给她发了一段伪造的新闻视频,显示一名主播在播报迪拜的Shindagha大桥,称该工程由他的公司承建。

他说他迫不及待地想和Joanne共度余生。“我全心全意地爱你……你是我的一切,我会为你做任何事。”

另外他还说这个迪拜项目将支付他900万纽币,但他担心黑客,不想把钱留在迪拜。他希望Joanne登录他的银行账户,将钱转给他的一位同事。

Joanne起初拒绝,但最终还是按照他的去做,看到他的账户里有900万纽币以及其他交易清单。同时她还看到一条银行发来的消息,称账户因未结清税款而被冻结。

Plumides称需要结清迪拜的税款,这笔钱才能解冻,希望Joanne帮他支付一部分。

大约一周后,他们在电话中谈到这件事。Joanne最终挂断电话,她感到心烦意乱。然后发邮件道歉,称只有卖了房子才能拿出钱。

“你一直给我施加巨大压力,让我给你钱帮你摆脱困境,这是不公平的。”她写道。

Plumides则回信称她是“骗子”、“残忍的人”,放狠话称“这将是你最后一次收到我的消息”。

Joanne决定断掉联系,将对方拉黑。但Plumides设法联系上她,说自己承受着“巨大的压力”并向她道歉,同时称他仍然需要经济上的帮助。

Joanne称不想往海外汇款。但Plumides称他在新西兰的朋友有Kiwibank账户,可以把钱转到那里。

于是,Joanne开始透支银行卡,给对方打三笔总计22,000纽币。当时Plumides还给她发来了欠税的截图,“银行”也向她证实,账户因欠税被冻结很常见。

但一个月后,这个账户仍被冻结,Plumides又称美国国税局认为他欠了更多税款,并向Joanne求助。深陷其中的Joanne卖掉了出租屋,同意直接向美国国税局支付这笔钱。但Plumides说这样做“太复杂”。

到了2022年1月,Joanne提醒Plumides欠她253,000纽币,并要求他将付款副本交给她的会计师。

他答应还钱,并向她道歉。接下来他继续打电话给Joanne,说他的账户仍被冻结,要交更多的税,现在还需要290,000纽币。

与此同时,Joanne一直在为Plumides的儿子购买物品,后者将于3月9日来奥克兰上大学。

但Plumides告诉Joanne他儿子患上新冠肺炎,行程推迟了。接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,Plumides打电话给她,带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。

“他说他儿子死了,听起来已经歇斯底里,说活下去没有任何意义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”Joanne说。

今年4月1日,Joanne聘请私家侦探John Borland,说自己很担心在海外的伴侣,想找到他,因为他说要自杀。

她给Plumides发了邮件,告诉他自己雇了一名私家侦探,没多久就收到他的回复。

“抱歉没有早点回信,我一直在忙葬礼等事。Nathan下周终于要安息了,他的遗体已经防腐。一切都办好后,我会回复你。”他写道,“爱你想念你。”

当私家侦探Borland告诉Joanne这一切都是骗局时,她感到恶心,没想到整整10个月的“网恋”都是一场骗局。“这是我一生的积蓄。我一生都在做两份工作,尤其对于一名单身母亲。”她哭着说,并在4月7日报了警。

接着,新西兰媒体介入调查,发现Plumides所有都是假的,他的LinkedIn账号不复存在,手机号码停机,Shindagha大桥承包商其实是另一家名为Six Construct的公司。

现在,确定那个Kiwibank账户的所有者是追查幕后的关键。但周六(4月23日),Joanne收到一名警官的邮件,称由于该案的性质,警方无法进行调查。

“不幸的是,由于此类案件涉及多个国家的银行,跨国调查几乎不可能。”邮件称。

“涉及多个罪犯,他们编织了一个圈套。”他说,“很明显,他们不是一个人……规模太大了,我认为被骗的人也不少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